两位帅哥陪我过圣诞节

赵锺英,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在微信上有个名字叫“孟起”的在联系我,是他吗?先还有点不大敢回他的信悉,看看那张年轻的照片,容貌是他?居然是他!Face to face视频,的确是他。


我们大概断断续续的讲了半个钟头,他已经快90岁了,他比我大两岁吧?头发还是没有染过的黑色,牙齿虽然稀稀落落,可仍然是自己的,脸上有一些老人黒斑,好像没有看到任何皱纹,声容笑貌还像以前的一样。他是中大附中百灵歌咏团的指挥,我是比较顽皮的女中音,总是给他”骂”,演话剧《雷雨》的时候他好像帮我很多忙,时间可真是倒流了69年。

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当年旧时陈留下来的记忆都回到脑海里来了⋯⋯如果当年没有我母亲的硬性,不知不觉在背后的阻止,所谓”罗曼蒂克”的故事又会是怎么样发展呢?令人不可思议的憧憬。

我当年太年轻17岁,懵懵懂懂,只会念书,什么都不知道,就觉得有人关爱是很甜滋滋的那份感觉。

今夜想得太多,想得太远,又不成眠了。

上图:波士顿芭蕾舞蹈团独舞演员赵俊雄(左一)在演出中。

圣诞节,是一个”很特殊的,划时代的来临”。今年接连着去看了三次小帅哥重庆王子赵俊雄的《胡桃夹子》,谁要他姓赵呢?又有谁要他是从重庆来的那么精英且才华洋溢的主跳呢?

过了69年又在微信上找到失去的“老帅哥”的音讯。上一次是离开南京时是1948年12月3日,在我粉红纪念册上写的“珍重再见”的孟起。人的际遇像浮萍一样,真是没法预料,是缘?是情?是天意?

总而言之,这两位帅哥都是天意安排的有缘又有情的忘年之交,每个人的一生中,总有几份这样可望而不可及的“画饼充饥、画梅止渴、望洋兴叹”解释不清楚的友情,亲情和爱情。

你不一定要完全占为己有,每天都为他们軽軽的祝福,为自己庆幸⋯⋯感谢天主,我的生活里充满了“绚烂多彩的花朵”,要格外知道珍惜,感恩。

送上面这张圣诞贺卡给所有的朋友们,祝福大家2017年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