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2016年美国华人参政之妇女年

【本报记者李强波士顿报导】对于今年11月8日的总统大选,很多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川普出任意料地战胜民调领先的希拉莉。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薛海培先生近日指出,今年以来,华人参政取得重大成果,从年初吴弭(Michelle Wu)全票当选波士顿市议会议长,到伊州第一个华裔众议员马静仪(Theresa Mah),到犹他州第一个华裔众议员关玉嬚(Karen Kwan),最后到第一个当选华裔联邦女参议员谭美(Tammy Duckworth)的历史性突破,和近日赵小兰获川普提名为交通部长,2016年是当之无愧的“华人参政妇女年”。
2016_duckworth_li
上图:李林笛(右)同当选联邦参议员谭美合影。

回顾华人参政之所以能够在今年取得如此突破性的佳绩,薛海培先生指出首先是在候选人的数量和层次上有很大突破。宣布竞选国会参议员的有两个,竞选国会众议员的有8个,竞选连任国会议员的有3个。不仅数量增加,而且参选的层次也提高很大。薛海培曾经对记者表示,他希望看到10年之内,国会山能够有10位华人国会议员代表全美500万华人的声音。

其次是华人助选的支援力度增大。比如加州的吉晓玉竞选国会众议员,通过全美各地有系统有组织的助选,让很多人认识了这位华人的女儿,尽管她所在的选区有所不利、资金相对匮乏,但依然赢得了很多华裔乃至其他族裔的热情支援和捐助。麻州剑桥市市议员站礼能年初宣布参选麻州参议院,获得了华人社区的大力支持。

宾州的李林笛作为最年轻的国会参选人,以积极的参与精神在全美各地华人社区掀起了「林笛小旋风」,得到了来自全美华人40多万美元的捐助,也让很多华人第一次关心起政治来。虽然曾经在麻州生活多年的李林笛最终未能如愿参加国会议员的选举,她为很多年轻华人挺身而出参与社会公务,作出了一个启蒙的示范。薛海培希望李林笛两年后继续追求她的国会议员梦。

另外,华人参选地域逐步拓展。除了传统的东西海岸,加州、纽约州等华人聚居地,其他非传统州,如北卡、犹他、德克萨斯、华盛顿等20多个州都有华人参选,涵盖从学区校委会到国会等多个层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华人占比仅为1%的犹他州出现了三名华人参选州议会层次的竞选人。薛海培指出,这表明华人参选的区域形成了逐渐蔓延的趋势。

最后一个值得一提的现象是,华人参选不再局限于只支持某一政党,从过去的民主党阵营,开始拓展到共和党和其他政党阵地。很多第一代华人移民因为对民主党支持在大学入学申请使用平权法案(AA)、支持「厕所法案」等原因,而投票给共和党或第三党候选人,打破了华人一向是民主党票仓的局面。

由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主办的首届全美华人大会于9月初在华盛顿成功举行。来自全美各地的近千名华人民选官员和各个年龄层次的积极分子在大会期间充分交流互动,无疑对提升全美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中国之声:2016年美国华裔参政遍地开花

作者:刘曦文

近日,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宣布将提名首位进入美国政府内阁的亚裔女性、前劳工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为交通部长。要知道,身为房地产巨头的川普,曾表示将重视重建美国基础设施,这意味着交通部可能会成为川普内阁中的一个重要部门。

2016_women_year1
(赵小兰)

现年63岁的赵小兰祖籍中国上海,出生于台湾,1961年移居美国。她曾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劳工部长,是小布什政府中唯一任满8年的内阁成员。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同时也是内阁中的第一位亚裔妇女。有媒体说,这位美国移民成功的典范,开启了美国华裔参政的高光时刻。

今有赵小兰万众瞩目,却不能忘记如今的成绩对参政的美国华裔而言,来之不易。

 “政治上的矮侏儒” 

曾经,美国对移民过去的华人有这样一句评价—— “经济上的翻身户、学术界的佼佼者、体坛上的弄潮儿、政治上的矮侏儒”。

二战以后,随着选择医生、律师、会计师,或是从事旅游业、银行业、房地产等职业的美籍华裔逐渐增多,他们在美国的社会地位也逐渐增高,但是他们参与政治的态度并不热络。

作为唯一一个曾经被美国通过立法(1882-1943年《排华法案》)从法律上和政治上遭到歧视的种族,华人在美国的政治冷感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大陆去美国的移民激增,经历中国数次政治运动的新移民想远离政治、又没有在民主社会的权利意识,再加上来自大陆、香港、台湾的华裔难以形成共同声音的缘故,美籍华人虽获得了经济上的成功,却成了政治上的弱势群体。

 “属于我们的权利和利益,要靠自己争取!” 

所幸,近十几年来,美籍华人参政意识已经觉醒。他们意识到,不能等着别人将利益“送”给自己,在政坛没有自己的声音,需要表达观点或是申诉权利时会受到极大限制,有时还会受到不公平的歧视,所以,他们一改曾经的低调、内敛,主动承担起责任和义务,决定不再作“沉默族裔”。
2016_women_year2
在美国,涌现了一批鼓励华人参与政治的团体,例如纽约美国华裔选民协会,致力于推进华裔选民教育和选民登记;总统候选人、国会参众两院议员候选人频频到华人社区拜票,州长和市长上任后也经常访问华人社区。
2016_women_year3
不仅如此,如2010年余胤良、马世云、方文忠分别成功连任州参议员和州众议员,美国政坛上的华裔身影也越来越多,在加州、纽约州都有多位华人在州一级议会或者其他重要岗位任职,甚至成为国会议员,目标直指白宫。

较早在美国政坛展露锋芒的除了赵小兰,还有曾任华盛顿州州长(1996年)、商务部部长(2009年)等职的骆家辉。
2016_women_year4
2009年7月,代表民主党参选的华裔候选人赵美心(JudyChu)以绝对优势击败选战对手,顺利当选美国历史上首位华裔女性国会议员。2010年,赵美心竞选连任国会众议院。2012年,她被任命为奥巴马竞选委员会全美共同主席。
2016_women_year5
(赵美心改写美国华裔参政历史)

关丽珍是奥克兰第四代华裔移民,2010年11月当选奥克兰158年来第一位女市长。
2016_women_year6
《2011年全美华人人口动态研究报告》公布后,有专家指出,华人在未来10年有望超越犹太裔成为美国第三大少数族裔,在很多华人聚居的地区,华人选民的票数已成为可能左右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之一。

今年美国大选,华裔参政“遍地开花”

今年7月,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中,“北美川普助选团”——身穿中文T恤的一群华人成为今次共和党大会场外的亮点;共和党大会期间唯一亚太裔峰会,也由华人助选团主办,赵小兰现身演讲,力挺亚裔参政议政、积极融入美国主流。

“就是要让人们看到,一股强大的华裔参政力量正在涌动!”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团长王湉激动地说。

除此之外,美国政坛上闪耀的华裔之星亦是史无前例。

加州的赵美心(Judy Chu)、刘云平(Ted Liue)和纽约州的孟昭文(Grace Meng)都以超过60%的高票成功连任联邦众议员。
2016_women_year7
谭美(Tammy Duckworth)成为第一个华裔女性参议员。
2016_women_year8
第二代华裔马静仪博士(Theresa Mah)成功当选伊利诺伊州第一个华裔众议员。她的当选,离不开整个芝加哥华埠社团的鼎力支持,更是选区规划、公民教育,华人票仓集中力量的成功实践。
2016_women_year9
出生于芝加哥的30岁华裔美女吴弭(Michelle Wu)成功当选为波士顿市历史上首位亚裔市议长,同时也是首位担任此要职的有色人种女性。
2016_women_year10
长期参与亚裔事务的知名人士关玉嬚(Karen Kwan)成为犹他州首位华裔议员。
2016_women_year11
(关玉嬚(右三)同支持者)

另有南加多位华裔候选人挑战关键职位。竞选加州第29区参议员的张龄玲在初选中以44%的得票率大幅领先;另外一位竞选加州第55区众议员席位的陈立德胜出机率较大;尔湾市出现两位华裔候选人,一位是竞选市长的陈钢,一位是竞选市议员的郭正明。

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荣誉主席薛海培表示,今年是华裔参政的关键年。他历数了今年华裔参政特点:一是数量和层次上有很大突破——宣布竞选国会参议员的有两个,竞选国会众议员的有八个,竞选连任国会议员的有三个;二是华人助选的支持力度增大;三是华人参选地域逐步拓展,除了传统加州、纽约州等华人聚居地,其他非传统州,如北卡、犹他、德克萨斯、华盛顿等20多个州都有华人参选;四是华人参选不再局限于某一政党,从过去的民主党阵营,开始拓展到共和党阵地。
2016_women_year12
(现就读南加大经济系的华裔学生李成道(Andrew Lee 左)、耶鲁大学政治系毕业的华裔杨奕琛(Jonathan Yang右),两人曾分别在加州主计长江俊辉办公室、洛杉矶市长维拉莱构沙办公室实习 图片来自美国《世界日报》)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华裔年轻人立志从政。近年来,美国华裔大学生对到政府部门实习的兴趣明显增加。他们利用前辈们的榜样力量以及在政府机构工作和实习的机会,努力了解美国政治,自觉加快融入主流社会,既具备先辈扎实肯干的特点,又有现代知识储备,他们把东西方的优秀价值观融合在一起,成长成为一批未来的华裔政治明星。

美籍华裔参政,前路挑战重重

同为炎黄子孙,我们为美籍华裔多年奋斗终成为美国政坛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而高兴,但是华裔参政之路仍有很远。
2016_women_year13
薛海培先生指出,今年美国大选暴露出的突出问题是,在竞选过程中不成熟、非理性,与现代文明按照规则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相距甚远。薛海培提出了华人参政的两点反思:首先要解决有些人公民教育不足的问题;其次,要学习公共事务参与的议事规则和文明礼仪,提高参政的成熟度。

另外,语言问题和政党立场不同也是团结华人力量的障碍。
2016_women_year14
华人在美国几代积累,以手中的财富有效转化为获得政治利益的力量,造福于生活在美国的子孙后代。有强大的祖国为后盾,华裔参政,是提升族裔形象的表现,积极参政、努力发声才能保障华人权益。有人说,华人要从“房子”和“孩子”的物质生活的“美国梦”跳出来,通过投票和选举,实现参政、议政、干政的政治“美国梦”,这样才能真正捍卫华裔的权利。

综合来源:中新社,新华网,参考消息网,环球时报,广州文史(《华人在美国社会地位的变迁》),观察者网(《薛峰:美国华人参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